第十四章 祥瑞(1 / 1)

四方城。

今日下午本来天气不好,阴云密布似要下雨,但在张横密室入道步入修真之后,陡然间天地一震,空中阴云四散裂开,向四面八方散去,天空变得湛蓝一片,万里苍穹犹如一块无暇美玉,笼罩大地。

随后有七彩虹桥从虚空中生出,横跨四方城东西,又有点点金光在半空中炸开,丝丝缕缕金线,从天垂下,直达地面,有若琴弦,以手触之,铮然作响,然则并无实体。

面对如此情形,满城皆惊。

四贤街上,金铁匠正在将张横的牛耳尖刀融了从新打造,此时见到彩虹横跨,金线从苍穹下垂如雨,忍不住脸上变色。

他走出店门抬头观看,目光中映照出满城景象,身子微微颤抖:“真人吐纳修行,感应天地,虚空激荡。他妈的,四方城里竟然来了真人!”

他扭头看向走出房门的刑皮匠和冯木匠以及巧手绣娘:“这是谁来了?”

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绣娘。

绣娘抬头看天,片刻之后摇头道:“这不是真人,这是真法!是有人在修行成真之法!”

刑皮匠一扫之前娘们唧唧的样子,失声道:“这不可能!就算是城外地龙翻身,吞吐丹气,也不至于惊动真人下凡!区区一个地龙,在真人眼里算的了什么!”

绣娘也是一脸不解之色:“地龙虽强,龙丹虽妙,但对圣贤毫无用处,其后辈也不会稀罕这么点东西,不应该来掺和这么一滩浑水才是。”

苍颜白发的冯木匠问道:“然则城中练气修真之人又是什么人?难道是过路的神仙不成?还是……”

他声音颤抖起来:“……还是专门来找我们的?”

冯木匠一句话说完,现场四人脸上同时变色,片刻之后,金铁匠冷笑道:“这个玩笑不好笑!真人之能,搜山检海,搜天索地,想要找我等,还不是念动而人至?用得着这么麻烦?一个圣人就能随手把我等弄成这半人半鬼的样子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你还想真人对你出手?你也配?”

冯木匠默然不语。

刑皮匠道:“事实就是如此,确确实实是有真法现世,这又怎么解释?”

三人目光又重新看向绣娘。

那绣娘抬头看天,喃喃道:“此人所修真法当真霸道。你看这天穹,方圆万里无有杂物,任何阴晦不洁之物统统一扫而空,神仙佛陀鬼魅妖精,任何气息都不能从从中留存,只能唯真唯一,唯他独存,也唯他独尊!”

她凝神看了片刻,展颜笑道:“放心,人家确实只是单纯的修炼,可能还真是路过这里,顺便打坐练气,倒是给了咱们城中一桩机缘。”

她伸手向半空一扯,将空中垂下的金线抓了一把,拉扯到店铺里面,铺开一张皮子,将金线绣在了皮子上,笑道:“我正愁元伯的大氅上无有装饰可用,可巧这天降金线,地跨彩虹,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她说话间伸手虚虚抓扯,将那横跨四方城东西的彩虹抓下来一小块,摁在了皮子上,本来白色的懈獠皮子被晕染出了一道七色小花,与那金线串联在了一起。

绣娘穿针引线,剪刀挥舞,出手如风,很快将一张皮子剪裁成了大氅的样式,她在忙碌之余,抬头看向街上站着的皮匠、铁匠三人:“还愣着作甚?如此机缘岂能错过?咱们得不到真法,得一点道气儿不算为过吧?”

金铁匠等人如梦初醒,急忙返回各自的店铺,忙碌开来。

半空中一道道金线,一节节彩虹都被他们扯到手中,融入各自手中的物品之中,使得整个四贤街爆闪出道道七彩光芒,一片绚烂景象。

这半空中的金线、彩虹随抓随有,绵绵不绝,但有本事截取这些天降金线的人,满城之中也没有几个,纵有机缘没有实力,也无可奈何。

倒是城中有几个孕妇生子,孩子出生后囟门不闭,被金线入体,吞噬了几道金线,由此先天之气不绝,成了天生道体,得了一场造化。

且说张横闭关修行,一直修炼了九个时辰,方才睁开了眼睛,只觉得体内气机如珠,真气汩汩流动,精神出奇的旺盛,五感六识加倍的敏锐起来,空气中的尘埃在他眼中粒粒分明,呼吸间扰动的室内尘埃浮动,围着自身缓缓旋转。

他缓缓起身。

呼!

整个密室空间的气流轰然震动,以他为中心爆散出层层无形的涟漪。

砰!

密室大门被气流冲击的发出一声巨响,整扇门从门环中脱落,向外飞出。

张横身子一闪,将飞出的大门接住,手掌用力之下,整个大门被他双臂抱碎,化为一蓬木屑如同流沙般倾泻一地。

“只是修炼了一门精神秘术而已,何以连力量和真气都增加这么多?”

张横站在原地怔然片刻,伸出双手看了看,只见自己一双手掌晶莹滑润,比闭关前多了几分光泽,除此之外并无任何不同。

但他却隐然知道,自身真的发生了一种来自根本上的变化。

他之前修行的虽然是修真法门,但口开神气散,舌动是非生,一直都真正的难以沉下心去修行,精神也难以与天地生出感应。

直到今日见到金铁匠的厉害,心忧之下,这才收束心神,修行真法。

以内映外,体察自身,由此天人交感,精神与肉体相融,再无内外之别,真正的踏入修真之途。

他走出密室来到院内,只见天色天光大亮,正是清晨,院内聚满了家院仆人,吵吵成一团。

见到张横出来,急忙向张横行礼。

“你们聒噪什么?一群没有规矩东西!”

张横见这些人乱成一团,皱眉道:“张忠,你也不管管他们?”

老管家张忠急忙走了过来:“少爷,您出关啦?”

他对张横道:“少爷,您这两天闭关期间,不知=咱们城中发生了一桩祥瑞之事,漫天金线洒落人间,天穹化碧,七彩虹桥东西相跨,震动州府,引发无数人跪拜,说是神仙显灵,天佑四方城。连知府大人都上奏朝廷,说本府天现祥瑞,此乃我朝兴盛之兆……”

张横微微皱眉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他抬头看天,发现天空确实一片湛蓝,犹如无暇碧玉,但金线、彩虹什么的全都没有看到,不由得一脸狐疑:“你不骗我?”

张忠叫屈道:“少爷,我怎敢瞒你?满院家丁,都可做证,满城老小,也都亲眼所见,此等大事我如何敢有胆欺瞒?”

张横大为遗憾:“如此景象,我竟然不知,他妈的,早不出,晚不出,偏偏在老子闭关时出现这等祥瑞景象,着实可气!”

张忠也为张横可惜:“少爷确实少了眼福,若是早出一个时辰,也能看到刚才那种异象。”

张横越发感到遗憾:“可有人说祥瑞异象是怎么回事么?”

张忠道:“据说是有仙人路过咱们四方城,兴起练法,天人感应方才有此惊人景象,也顺便给了咱们四方城一场造化机缘。”

张横大奇:“机缘?什么机缘?”

张忠挠了挠脑袋,有点不确定道:“有人说这是仙人传法择徒,给的乃是成仙得道的大机缘,到底是真是假,我们哪里能够知道。”

张横越发懊恼:“此事若是真的,以我资质本领,定然能夺取这场成仙机缘,可惜偏偏就在老子闭关时出现这等事情,可巧就错过了一场造化!”

他好久方才平复心情,将家丁训斥了一顿后,方才想起正事:“最近城内可有什么变化?有没有碍眼的家伙?”

张忠道:“最近外来生面孔确实越来越多,一个个气派大的很,好几次都差点跟咱们弟兄起冲突。不过因为天降祥瑞的事情,这些人都只顾着观仰祥瑞之气,倒是没有惹出什么乱子来,如今祥瑞消失,怕是争斗在所难免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我修仙路上的绊脚石 鬼谷八荒:我有一个修改器 拳道超凡 逐仚 杀了那个男主 一剑问尘 我在江湖逃亡的日子 从李小龙开始天下无敌 乔峰:你小子不讲武德 都市之尊魔